中小学生作文参考:花魂——曹学海文学作品选

来源:临海听曹     2018年3月13日     责任编辑:沧海     阅读:9251次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养花,又有多少人用自己的诗句纵情咏叹花呢!北宋诗人苏东坡就曾写下这样的名句:

  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银烛照红妆。

  人们爱花、咏花,但内涵各有不同。我爱的,咏的,是花的业绩和寄托。

  清明那天,我在凤凰山上瞻仰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置身在花的世界里。鹅黄色的迎春花,清雅的紫荆花,鲜红的海棠花,还有桃花、杏花竞相开放,在苍松翠柏中含情微笑。阳光投射到花丛中,交相辉映,壮美如画。就在这花的山下,流传着一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凤凰山下的一个村庄里,有一个养花姑娘,人们都叫她“花姐”。花姐美丽而勤劳,是个养花能手,她常常翻山越岭去采花,把采来的花栽种在自己的房前屋后。时间一长,整个村庄都让她栽满了花。这些花,花朵又大又鲜艳,五彩缤纷,像天上的彩霞;不管春夏秋冬,风吹日晒,还是雨打冰冻,都常开不谢。花姐和她养的花驰名天下,黎民百姓都来请花姐,要她为他们栽花。花姐便不辞劳苦,走了一个村庄栽了一个村庄,村村庄庄都有她栽种的花。这件事,后来让专和花儿作对头的黑霸王知道了,他就把花姐抓了起来,要花姐把她栽种的花都砍掉。花姐哪里肯依!黑霸王就要杀害花姐。

  有一天,大地黯然失色,乌云滚滚,凄风呜咽。黑霸王手持大刀,把花姐押到一座山上。黎民百姓含泪站在花姐的周围,眼看着花姐被黑霸王一刀砍倒了。花姐的鲜血喷射到天上,染红了滚滚乌云,化作万里彩霞。那彩霞滴着晶莹的水珠,从天上缓缓飘降下来,隐入大地,一阵风吹来,大地上开满了五彩缤纷的花朵,如锦似锈。黎民百姓都说:“花姐流着眼泪隐入了地下,化作了花魂。”

  朋友,我们无须探究这个传说的真假,在举世闻名的淮海战役发生的土地上,的确蕴藏着一个真正的伟大的花魂。透过满山的花丛,我仿佛看到了开在一位女英烈身上的花朵。呵,三十年前,在炮火轰鸣硝烟弥漫的淮海战场上……

  1948年11月30日,敌军杜聿明集团沿津浦路南犯受阻,便放弃徐州向西南窜逃。我华东野战军当即以十一个纵队的强大兵力,以多路多层尾追、平行追击和迂回拦击相结合的战法,于12月4日拂晓,将杜聿明30万人马全部合围在陈官庄地区。6日夜孙原良兵团企图突围,当即被我军歼灭大部,随后展开了攻击压缩作战。

  

  (淮海战役烈士陈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时,一纵队文工团团员陈洁正患病在卫生处疗养,听说总攻杜聿明集团的陈官庄战斗打响的消息,便不顾一切,带病到前沿阵地抢救伤员。在枪林弹雨中,在背着伤员向安全地带转移的途中,她默诵着文工团负责人写给她的《聊慰陈洁同志在病中》,备受鼓舞:

  革命原是尝苦辛,

  巾帼艰难更万千。

  欲将斧锄高空舞,

  赴汤蹈火义难辞。

  胜利曙光已高燃,

  高呼欢唱即来临。

  陈洁同志体衰弱,

  雄心刚气如山坚。

  ……

  陈洁,1922年生于广东,幼年的时候来到上海,靠父亲做苦工生活,10岁后就进工厂当童工,受尽了磨难。1940年,她18岁的时候参加了我党领导的浙江纵队,两年后精兵简政回到家张。1944年她再次入伍,去鲁迅艺术学院学习,于194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淮海战役打响前,她被分配到华东野战军一纵队任文工团团员,在艰苦的战斗生活里,她经常深入连队,与战士一起行军打仗,开展群众性的文艺活动,鼓舞士气。在主演《白毛女》歌剧时,她以亲身经历与白毛女的遭遇融化在一起,表现出高度的阶段仇恨和顽强的斗争意志,使部队指战员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她胸怀磊落,情操高尚,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共产主义风格,平时善于团结、关怀同志,战时不顾生命安危,积极上前线抢救和护理伤员。……

  一天,敌人以密集的火力阻挡我军进攻,战斗打得非常残酷。陈洁又出现在陈官庄战场上。她方圆脸,棉军帽下留着垂耳短发,一对又黑又大俊美的眼睛,闪着刚强的光芒。她咬紧阔厚的嘴唇,冒着枪林弹雨在阵地前沿抢救伤员,只见她敏捷的身影闪现在滚滚硝烟之中。她一会儿站起来飞跑,一会儿匍匐前进,她的脸上和棉军服上都扑满了烟尘。这时,她爬到一个受伤的战士身边,背起就走,敌机突然在上空投下了炸弹,轰轰爆炸了,她一个翻身掩护那个战士。火光硝烟散去,陈洁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又背起那个伤员,一步步地向安全地带转移,她身上的棉军服被炸烂了好几处,露出了雪白的棉花,但很快被染成了红色。她一步步地向前走去,走去,终于倒下了……呵,那开在陈洁身上的朵朵红花哟,你像牡丹一样华美,你像菊花一样清雅,你像水仙一样情深,你像荷花一样纯洁……

  陈洁,再也没能起来,她以病弱的躯体换回了战士的生命。她的遗像,至今陈列在淮海战役烈士纪念馆里。

  淮海战场的硝烟在我眼前渐渐散去了。陈洁烈士身上的红花变幻出漫山遍野的鲜花,我又回到现实中来。花儿呀,你们竞相开放,在雨露中伸展绿叶,在阳光下展开花瓣。是谁说:你们是大自然培育的?我要说:你们是烈士的鲜血浇灌的。花蕊里,有革命烈士不朽的英灵,花木的每一根纤维浸透着他们的理想。所以,一年四季都花开不断,点缀山河。花儿呀!你不仅仅开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实实地开在亿万人民的心里!你教人树立共产主义的必胜信念,你催人迈动奋然前行的步履!

  我想,不必“只恐夜深花睡去”吧,花魂永驻,花开不谢。是的,花魂永驻,花开不谢。

  *本篇原题为《花魂》,收入《花魂集》,陕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本文写于一九七九年四月)


扫一扫分享本页
1195 +1
相关新闻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