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盘子喝饭

来源:徐州教育在线-沛县敬安中学      2018年4月26日     责任编辑:一白     阅读:6698次

  早年间,混身酒场,学了两句歇后语,时不时拿来卖弄,自以为是一能,觉得谈吐中既接了地气,又幽默了许多,飘飘然混到了中年,近几年,生活的磨砺和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这两句赖以“纵横”酒场的歇后语,不经意间几乎淡忘,在酒场中没有了它,反而不那么肆意张扬,不“幽默”,不接“地气”,倒是沉稳了许多,比“接地气”更踏实了。

  今天早晨,确切的说,应是凌晨五点,看妻子用盘子盛饭喝饭蛰伏的记忆仿佛刹那间复苏,但一丁点的幽默成分没有,只是多了许多心酸和感慨,甚而有流泪的冲动,不是因为岁月这把刀,而是生活这张网,活生生的乏味可陈,令人唏嘘感伤。看官莫急,到底是什么歇后语这么让我纠结感慨呢?其实说到这,已经没有了刚拿起键盘的冲动,几乎下意识停下来把上文“抹”去 ,也许虚荣心作祟吧,权当发发牢骚,缓解压力,否则“久郁于心”而不加宣泄,不抑郁疯狂才怪,看官都是有良心和同情心的人,不会介意我的啰嗦唠叨,一忍再忍,忍吧,愿好人万寿无疆!安安康康! 大家都见过蒜臼子吧,就是吃大蒜是,用个“蒜杵”搗蒜用的家伙,说:蒜臼子喝糊度(稀饭)莽一抖(陡)。用来讽刺对方混的好架子大不给面子,也有揶揄的说对方人模狗样混阔了的意思。另外:盘子喝糊度---平涌。 意思是不在单挑,大家都喝点,有雨露均沾的意思。年少轻狂,加上酒精作祟,人鬼莫辩,醉了错了,就往酒上推,说人是好人,酒不是东西,其实既然“将心托明月”就不要管它“照不照沟渠”,既然和相“恋”,把酒“占有”你就得承担酒的一切,包括生老病死,虽然你非基督徒,但你见过基督徒的“见证”。狗老觉多,人老话多,莫怨,更年期综合症而已。

  当然,用盘子喝饭,绝不只是酒场的玩笑,俏皮话,生活中见过用盘子喝的,但专业用盘子喝饭的却“鲜有闻”,的的确确亲眼见了,我们家,我那位,我也间或参与!想想喝饭的器皿,非碗莫属,碗之外也有,特定场合,因人而异罢了。上初中时,过寄居生活,吃大食堂。学校先按年级班级分成若干小组,开饭时,盛馍用筐子,盛饭用同塑料桶(起初是塑料桶,便宜但领导说保温,但总有股别味,热饭蒸腾塑料的味道,后来说有害健康,改为白铁皮桶,领导说凉的快,便于速食。咋说都有理),十几个人一个“饭桶”,一把勺子盛饭,那真是一个锅里抹过勺的“铁”哥们,头几年说,同过学,扛过枪,蹲过班房,嫖过娼为“四大铁”,把蹲过班房的难友与战友情同学情相提并论虽有些膈应但也有些勉强,若把一起嫖过娼的“色”友算上,也太那个了,都说婊子无情,嫖客呢?算是无耻吧。十几个哥们一只饭桶,有时摊上懒惰奸滑之徒,扯着勺子喝饭,饭桶不刷,大厨们以懒治懒,这顿不刷,下顿饭桶照原样给你盛饭,看谁摽的过誰!不过,大锅饭也让我们习得了许多技巧,如饭少时第一碗盛足,晚的自然喝不上;饭多时,第一碗盛半下,提早喝完再盛第二碗;吃完饭,碗上若沾点油腥,用馍擦擦,颗粒归仓。后来干脆用筷子挑着,一转悠圈,抻出舌头舔,干干净净,连碗都不用刷,这方面二蛋哥是高手中的高手。

  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事了,三四十年过去了,想起“饭桶”,满满的是甜蜜,糊涂(稀饭,真是那个稀)喝了不少,幸亏没成饭桶,易得的糊涂反而越喝越清醒,板桥兄说难得糊涂,真是“腰疼”。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不学生的孩子也成了我的学生,大食堂卫生防疫安全不达标,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有关部门开始关注“吃”了,整治完了,整改结束了,集中配餐,一日三餐,从几十公里外的的“检验”合格“作坊”流水线生产出来,饭桶依旧是饭桶,只不过加了“盖”,据说是高温杀菌过的卫生碗筷凌乱的丢在洁白的塑料筐里,可分明带有菜叶的残痕,筐底淋淋漓漓的水也是浑浊的模样。倒是餐盒横空出世,大小四个格子,菜的花样种类真的缤纷了许多,米的确不团结,一个个棱角分明,菜稀稀疏疏的没精打采的样子,显出那么的纯天然,一看就不像含有鲜艳的色素和添加剂,与地沟油,苏丹红绝沾不上关系。看着金窝里的一枚枚金蛋,共和国的花朵,一副恹恹欲睡的神态,想起当初我辈吃大锅饭时的狼吞虎咽,竟然觉得有些饱胀的感觉,胃里说不出的难受,分明嗅到了学生偷嚼“辣条”的味道!责任感和尚存的良心让我想起老子: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但愿,我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妻子用盘子喝完饭,草草的归拢了一番,拿起手灯,开着没有照明的破三轮下地干活去了,邻家的狗照例欢送了很远。按计划是周末,不知疲倦的妻子象征性的安慰,天还没亮再睡一会,补补觉,别忘了六点喊儿子起床,别晚了去县里竞赛考试。是的,生活是紧张的快节奏的。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让鸡狗情何以看,莫非狗鸡(急)跳墙?挣命的妻子,咱不用桶,咱用碗喝饭行吗?用盘子会“疯”的,漏风,八面来风!

      作者:宋辉


扫一扫分享本页
783 +1
相关新闻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