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来源:徐州教育在线- 临海听曹     2019年2月11日    责任编辑:点滴     阅读:8083次

      人生从来都没有白走的路程。我1957年出生,假如我从娘胎里出来的最初3年,拿着饼干乱扔,牛奶乱抛,一直这样成长,也许我永远不会与文学结缘,以后也不会在新闻学和经济学等领域有什么成就。恰恰在3年后,我随父母远离城邑到乡村,跟着父母挖种穴,播麦点豆。奈何大跃进、浮夸风摧残农业,三年自然灾害雪上加霜,小小的我,整天价望着村办食堂的烟囱:“爸爸,冒烟了,开饭了……”饥饿。浮肿。沿街乞讨……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母亲教我讲故事、唱歌、说快板,去换饭吃。那时,我还不知道这就是文艺,可晓得能换饭吃,就挺喜欢。1966年,户口迁回城市,我上学了,是赤着身子去的。二年级刚读了半学期,“文革”开始了。感谢父母在家里教我识字,读书,直到1972年春,我踏入了中学门槛。课堂上,师生“大辩论”、“大批判”,我在位子上埋头读“禁书”。放学了,帮运输工人推车,要书看。我创作的小说《我沿着车辙寻觅》中的少年,原型就是我。那时,吹、拉、弹、唱我都喜欢,我的文学启蒙人张家郡老师对我说:“那需要好多钱。唯独文学,可以白手起家。”

  从那时起,我就梦想成为一个作家。

  1974年,我初中毕业后先干了一年临时工:炼铁。第二年,父亲带我到了一座煤矿,我做起了煤矿工人。青年的我,在百里煤田劳作了一天之后,便趴在集体宿舍里的床上写啊,写啊……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投寄,退回;再投寄,再退回,我不屑一顾,仍常写不懈。我坚信:终有成功的时候!

  信念和坚守改变了我的命运。

  1979年6月,我被调到新闻界工作,这为我的创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我,文化基础薄弱,知识贫乏,自称是“贫血患者”。承认现实,才能正视现实。我自修语言文学专业,研习新闻业务,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学以致用,坚持创作,终于有所收获。我创作的文学作品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歌词、唱词)和戏剧。代表作有:散文《花魂》、《云龙山春色》;小说《我沿着车辙寻觅》、《少女的母爱》;诗歌《井下的春天》、《矿山晓歌》;独幕剧《新婚悲剧》等。1990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报告文学、小说和散文合集《花魂集》,2000年新华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文学作品集《那日黄昏》,内中收入了我创作的小说、散文、文学特写以及诗词作品,此外,新华出版社还出版了我写的传记文学作品《我眼中的中国名记者》一书。

  想想看,如果当初我不愿去艰苦的煤矿工作,没有那段矿工生活的历练和积累,就难以珍惜调到新闻界以后的记者工作,也不会取得新闻学的研究成果。1988年12月,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部新闻业务专著《广播新闻采写与启示》,其中有关新闻论文受到著名新闻学家、新闻教育家,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的商凯先生的赏识,并为该书作序。1996年到1998年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学系学习,其间受邀担任《乔木文丛》编辑组成员,为《胡乔木谈新闻出版》一书的第一编辑(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2000年出版《曹学海新闻论说集》和《曹学海纪实作品集》(新华出版社),2004年出版《一个记者的报告》和《永远的商凯》(人民日报出版社)等新闻专著。

  进而再想一想。如果没有新闻媒体搭建的平台,没有担任财经记者的采访便利,我对应用经济学的研究也不会有什么建树。1979年10月,我针对煤炭产地的煤矸石大量占用和污染良田的问题进行调研,写出了《要重视煤矸石的综合利用》等文章,是国家发展循环经济的早期倡导者之一。文章在报纸上刊登以后,受到一些企业的重视,有的企业利用煤矸石发电,有的生产出陶瓷产品,还有的用煤矸石修路,腾挪出大量废地复垦,企业也得到了实惠,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再如同年我写的呼吁国家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开发利用太阳能》(1979年12月),现在已经成为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国策。1991年7月,我针对当时科技成果转化慢、产业形成慢的普遍问题,撰文大声疾呼《全社会都要重视优化科技应用环境》!1994年4月,我发表了产业发展趋势调研文章《乡镇建筑业的发展之路》,为乡镇建筑业如何走出低谷并健康持续发展支招。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读书期间,针对我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到大西北旅行考察,写出了一系列呼吁国家要把东部地区的经济政策用于西部、以达到经济均衡发展、缩小东西部差距的《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构想》等调研文章(1996-1997年),成为国家制定发展战略的参考依据之一。此后,我还写出了推动产业及产业链转型升级的《“医、食、住、穿”的构想》(2005年)等文章。在推动社会进步、时代发展,以致影响国家经济建设决策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我用30多年时间撰写的应用经济学著作《曹学海应用经济学文集》也即将出版。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只有在苦过累过哭过笑过等等一切之后,才能彰显人生的价值,才是真实的人生。

  人生道路上经历的一切,那些看似不相干的苦乐哭笑,实在是精彩人生的铺垫。我这一生,从事过多种职业,做过农民种过地,跟农民工干过建筑,当临时工炼过铁,做煤矿工人挖过煤,最后成为职业记者。做记者后中间还做过国企老总(徐州广播电视服务公司经理),从过政(徐州下派干部,担任一个乡的乡长助理)。2004年我从记者工作岗位退下来以后,二度“北漂”,其间担任过国家级大型企业副总裁、品牌运营与企业文化建设总监,2015年又在北京创办文化企业,做策划人,成了民企老总。

  我愿在人生的道路上,继续踏踏实实地往前走,给这个世界交出精彩的人生答卷。

2016年11月

239 +1
推荐原创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