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春联情未了

来源:徐州教育在线     2018年7月30日    责任编辑:点滴     阅读:7139次

  早上,路过集镇,看见卖春联的,我脑子一闪,买几副吧,反正没时间写,不由减了油门。但转念一想,买的春联尺寸不适合,特别是短的窄的贴在门上很是不舒服,算了吧,自己写。

  想想以前写春联,倒还真有几番情趣,一进腊月就急着买好红纸,离春节还有七八天,就筹划写春联,找对子、裁纸、磨墨,把桌子架到明亮处,翻开年历,扒拉出几条吉祥的,挥毫泼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是必须的,那是对父母的祝福;“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显示自己的墨水,孩子们越是不理解,自己越是自豪,这春联的学问岂是谁都能理解的?最孤芳自赏的是自己编写的对联“举国上下溢欢笑,家家户户喷香甜”,孩子们在书上自是寻不到,纳闷了一大会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叔叔自己编的。看着侄子们羡慕的目光,心里自是乐开了花。

  写了门心,写门竖、门横、出门见喜、吉星高照,最后根据剩下的纸头量体裁衣,随手写一些大大小小的“福”字,箱子上、床上、饭桌上、灶台上、板车上都需要,一屋子满满当当,没有下脚空。写完自家的,就是左邻右舍的,为了不出差错,裁纸前都让侄子们打探一番,谁家几个大门,几个单扇的,几个双扇的,摸得清清楚楚再下手,侄子们也是像得了美差,打探回来一一汇报,牵纸、晾晒、打包……不亦乐乎。

  最让侄子们高兴的事是贴春联,根据年龄大小,分工不同,七手八脚撕去门上旧春联,大点的刷糨子,小点的递春联,别小看“递”这个下把子活,责任大着呢,万一递错了,贴上可就揭不下来了,小侄子小心翼翼,大侄子认认真真,看准了,标正了,拿起笤帚,从上往下“嗤啦”一声扫下来,左右压压按按,端详一下,不斜不皱才算放心。贴了这家贴那家。春联好了,那边饺子也上桌了,“噼里啪啦”一挂炮,开始吃饺子,不知道起于何年,反正每一年都是这样过的,这习俗不知会被什么东西代替,至少目前老家还是这样的。

  几年没拿笔了,还拿得动吗?我估计应该能。可几年没贴春联了,我就是写好了,谁帮我贴呢?侄子们大了,成家了,立业了,整天忙得不见踪影,就连以前屁颠屁颠跟前跑后的儿子也长大了,一天到晚三口子腻在一起,抱个手机不丢手,连吃饭都得喊上三遍五遍,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马上”。

  唉,春节能回家,亲手书写、带领侄孙们张贴大红春联,那是最奢侈的,也是最幸福的,我觉得!

      作者:张春恩

328 +1
推荐原创
换一批